林岚
“Do your own things”
 

《【杂谈】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自勉。踏踏实实写东西。

林朵:

在产生一个脑洞,又没有正式成文之前,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好脑洞,只是我还没时间/精力/心思写出来,一旦有机会成文,肯定会是个好故事。



呵呵。



这想法就跟“我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会成功/这事儿我再玩一会儿也来得及做完/对方似乎喜欢我”一样,大概率是幻觉。



只消多实践几次就能明白,想要把一个虚无的脑洞落实成完整的故事,到底有多难。



从故事构思层面来看,多数脑洞只不过是零散的片段,而成文却必须是连贯的全景。一个是二维...

《【织太】等待。》


本来应该是今年太宰的生贺。写完了一直没空发拖到现在


※全文改写自太宰治的作品《等待》。

※私设了太宰和织田作的初遇。

没问题的话往下↓


每天我都会到横滨街头的Lupin酒吧等一个人,一个谁也不知道的人。

每天工作完毕打算回家,我都会经过Lupin,走进去翘着腿坐在吧台前的圆椅上,点一杯电气白兰,然后对着店门口四处张望。每当一整天的工作时间结束后,便有很多人从街头一涌而现奔向四方,个个都不甘人后。他们老是一副愤怒的表情,却仍旧沉默地驾车,搭乘电车,行走,在红灯前迫停,就心急地边望着天边渐淡的晚霞,僵硬地等待,最后各自散去在不同的方向。我还是在那里...

《【织太】镜花水月。(上)》

CP:(BSD)织田作之助×太宰治

书信体。太宰第一人称叙述。

私设那次事件后织田作并没有死,但昏迷了四年,一直躺在一家靠海的疗养院里。


※文中太宰口吻模仿作家太宰治的自白类作品。但这种近乎废话的文风模仿起来非常痛苦,同时又要参考朝雾卡夫卡的原作,因此这篇诡异的东西是自己的风格+太宰治+原作的感觉……

希望看完以后不会消化不良(×


敬启。

事实上写给你的信,本不应该用上这么严肃而正经的开头。即使你我之间认识的日子并不长至十年八载,但并不妨碍你成为我少得可怜,却是费尽心思掏出真情实意来诚惶诚恐对待的朋友之一。这令我感动得甚至不胜悲哀。不过,一旦想到...

脑洞存档。最近打算写的不悯组,名字是《不速之客》。短篇。何时完成未知( 现在低产得快要忘记自己是个写文的……
(懒得打Tag反正没人理

刚刚捕捉到一丝灵感的时候往往是狂热的。然后这令人心醉的狂热便急不可耐地熊熊燃烧起来,刚把握在手的灵感混合着以往的词句积累和文学素养、内心挣扎已久急于表达的思想和意志,却无可把握地烧得几乎什么也没剩下。唯一仅剩的那一口冰凉的灰烬,又毫不犹豫地重新吞吃入腹,于是什么也没有了。

我并不祈求冬天给我任何一点怜悯。它理应喧嚣,理应咆哮,理应尖锐、刺骨、冰冷、绝望……像是深渊中令人恐惧的静寂与荒芜。

《雪地》

一个人  我只有一个人


我躺在冰凉的雪地里

大雪纷纷覆盖而下

我没有被冰封

也没有被唤醒


只是静静地  静静地

躺在雪地里

我没有被召唤

也没有被遗弃


高楼林立  霜雪凄凄

荒村茫茫  白雪皑皑

这儿是世界的旋转中心

也是寂寥的世界尽头


我希望冰雪将我掩埋

身体冰凉  眼神澄澈

直至僵硬死去  死去

我希望雪华让我燃烧

身体灼热  眼神锐利

直至化身为光  为光


我愿从雪地中站起...

《1.18》

被关注的大大推介了这个梗。还不错

重点是普爷生快(^o^)/!但是最近啥也没产出

只有三个段子……最后一个完全是自我满足的产物_(:з」∠)_


#普奥#送你到家门口吧 (笑)

“让本大爷送你到家门口吧,小少爷!”

不然你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啊kesesesese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还好有帅得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在!

“笑够了就麻烦你送我回去可以吗,大笨蛋先生。”

罗德里赫无奈地推了推眼镜。

1.16-18


#露普/雪兔组#送你到家门口吧

(双方灭亡)

“送你到家门口吧,基尔君。”

高大的斯/拉/夫人抱着某人留下的日记,在雪地里独自喃喃细语着什么。...

隔了这么久还真是……十分感谢大大给了这么详细的回答_(:з」∠)_

[毕竟常年是小透明


对于这个回答也有些自己的想法。

首先非常抱歉,大概是语意没有拿捏好吧……其实想表达的是,怎样的文字才能让大部分人感觉不到矫情的存在呢。


我们写文章,或者只是一小段文字,都有想要表达的东西。大部分人想说的都情真意切,出自内心。[当然暂且不提有些例外

但对于我们写出来的东西,其他人是否觉得“矫情”,我觉得大多出于两个原因。


第一自然是“无法恰到好处地表达准确”。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的无法准确表达心里想的,词不达意,过分夸张等等,大概会让人觉得矫情。这点大大你的回答里已经很详细,我就不多说了…...

之后的摄影相关都会发在林岚__Record这边。

现在正处于“马上就开始赶进度脑子绝对会爆掉”和“再不快点把任务做完月底就没空了”两者之间。


其实总觉得自己废话太多。

《【DRRR!!】雪与灯。》

渣脑洞/短短短短短/正臣中心(大概)/友情向


微意识流。(大概看不出【×


大雪茫茫。

纪田正臣独自一人伫立在雪地上。身上的卫衣不算太厚,而四周都是冰天雪地,无奈他又怕冷,只好再把身体往衣服里缩。无声飘落的雪花落到他的茶发和裸露的脖子上,他用冻僵的手拍掉,又把手伸回口袋里。

眼前有一条黑色的马路。看不到来处,也不知伸往何方。除此之外目光所及都是白,一天一地苍茫的冰雪,漫无边际地延展开来,边缘消融在沉灰的阴云里。

天色很暗,像是夜晚。


——他不知自己为何身处此地,又茫然地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一...

(啊我做错了什么) 刚写好的一段还没保存电脑就死机了,只能 强制关机。啥也没了:3

我只想一个人呆着。

可是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懒癌扩散,结果又一事无成。

大概是因为想要完成的东西太多吧。


有很多话想说。

如果那些话不是废话并能表达出来就好了。

晨霞暖树碧云天。


原本想的大概不是晨霞而是斜阳。但想到是早上看见的景就改了。

[今早看见挺好的晨景就诗兴大发]

之前做给小冷的友谊签,拎出来重修了一下。[不过水平依然捉急

啊说好发出来给小冷看的。

Don't forget each other.小冷一直都是重要的朋友啊_(:з」∠)_

[顺祝自己生日快乐【不你


原图id=18805340

最近写东西总感觉文力不足。主要是语言表现力方面的。

堆了一堆计划,就打算先完成一些短篇之类的。只不过想要写的短篇的文大多都是需要比较多的将抽象具现化的描写(有时中长篇也都会这样【×),比如心理的描摹之类。但最欠缺的就是这里,结果就是不断的不满意,甚至修改都不想修,直接就删掉重写。

有些文也确实是没什么剧情,但想要在文章里表现的意象,要清晰准确的传达,就必须依仗足够的表现力。写的时候通常都会斟酌字句,只是写完一看,虽然文字没什么不妥,但总有情感上的空洞,还是没能最为精确地挑出它的灵魂。

还有就是懒。已经在改正,但是灵感没什么保鲜度。一旦过了某个时段就不在那个状态,就很可能不再能...

《我很头痛啊。【蕉橘相关。】》

黑暗向\略病气\慎\短打\

由于自己头痛的产物。【不你


——“我很头痛啊。”


镜音连蓦然间清醒过来。


他躺在操场的草地上,四周无人。不远处的草地边缘,有发烫刺眼的阳光在摇曳着。下午的课程已经开始了。想来是迟到,连暗自回想着今天的课时和练习还剩些什么,然后拖起地上的布包穿过阳光灼烧着的草场。


他察觉操场的一角上有个陌生的人影。边缘模糊着光线,莫约能辨出大概。


金发。白裙。白色的蝴蝶结。


然后连听到那个声音。


——“我很头痛啊。”...


ís

“我想要的是像随手拿起手边的东西演奏出来一样的质朴感”

对担当演唱的Chris来说,调子定得稍高了些,这样的设定起到了很棒的效果,勉强的唱腔反而突显了美感。管弦乐在冰岛录音,背景中用的是一种叫中音吉他,介于吉他和贝斯之间,在日本不怎么常见的乐器,这和中途加入的钢棒风滑奏吉他一样,都是Hilmar弹的。词是富永和Chris共同写的,有着任何地方都能瞬间飞抵的万能感,与此同时,歌词的意象来源于从心中无法言喻的悲伤以及阴暗所产生的寂寥感。



(转载自ykfan论坛,翻译出自论坛ID:Starmie
残响のテロル ORIGINAL SOUNDTRACK BK上的曲目解说,执笔者为本作的音乐director冨永恵介,原文请参照BK:

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 林岚/Powered by LOFTER